一声‘就这’,风云变色。

    圣人威压停滞了一瞬,圣人法相随即显露些许怒色。

    玉鼎、黄龙皱眉苦笑,多宝、公明双目凝神,云霄仙子有些担忧地看了眼李长寿,金灵、孔宣……差点笑出声。

    再看这些周遭的西方教门人弟子,一个个怒发冲冠、双目瞪圆;

    有大罗咬牙切齿,有金仙怒向胆生,圣人亲传尽皆恼怒,恨不得立刻出手,直接打杀了被众重宝护在后面的红袍男仙。

    此时太乙真人已发现自己那两个字,杀伤力有点大,虽然确实是自己‘口直心快’喊出来的,但对于圣人而言,实在是太刺耳了。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是,他这两个字直接给了准提发飙的机会。

    此前李长寿现身、一整套说辞,其实大有讲究,一人带起了全场节奏,几顶大帽子砸上去,逼准提现身对线。

    无论是什么算计,哪个圣人最先下场,就已输了大半。

    准提本是想用圣人尊位横压李长寿,将李长寿镇压在灵山下千年,这般处置也是暗藏机锋,既给自己留了后路,又给太清观和灵山之间留下了足够的‘压力缓冲’。

    只要后续时,太清圣人一开口、不,只要太清圣人一现身,准提自会将李长寿囫囵地交回去,还会主动赔礼;

    但借此事,准提就可让人教无法阻碍他们西方教建第二轮回!

    李长寿善穷举之法,自然早就推算到了这种可能性,所以才请来了八位高手、多样重宝助阵。

    他本来都想好了,真打起来,就将玄黄塔和乾坤尺暂时借给自家准大师嫂孔宣,让孔宣仗着五色神光、太极图侧旁协助,以及各路高手的助阵,大概率是能跟准提圣人斗个有来有往。

    只要逼准提无法出手,或是准提出手后,一时间竟无法拿下他们九名‘小辈’,那今日就是准提输了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也就是西方教输了。

    他们完全占据主动,可逼西方教毁掉此轮回宝塔。

    最起码,能在不爆发大战的前提下,让西方的香火神国-第二轮回体系,无法尽全功。

    一切,原本都被李长寿带上了正轨。

    他甚至不惜装疯卖傻,在云霄仙子面前不顾面皮,用故意拙劣的演技,仗着防御至宝,去拉西方教的仇恨值。

    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当真没想到!

    太乙真人最后登场,两个字就将‘是否合理发飙’的主动权交给了准提圣人。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这要是上辈子上学时,他对着耳麦就开始吼了!

    谁组的这个圣光副坦!没事乱嘲讽,瞎比打圣脸,一件血装都不做,技能全特么点成了数码暴龙变异超进化,还特么把增益加持甩对面老怪身上去了!

    啥?我自己组的?

    啧,那没事了。

    事情都有正反两面,虽然节奏被太乙真人打乱了,但对方的仇恨值明显已经转移到了太乙真人身上。

    儒雅随和真太乙,口直心快分火力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叹了口气,抢在对方发难前,对着太乙真人做了个道揖,朗声道:

    “师兄恕罪,师兄恕罪,我此前用太极图在天地间挪移,不知怎么就撞到了此地。

    这环境是差了点,稍后咱们再去找个好景好山喝上一杯。”

    此时面色苍白且正自强撑的太乙真人,闻言对李长寿投来感激的目光,忙道:

    “对,对,就这破地方能喝酒?这么乌烟瘴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只大手从后袭来,以雷霆之势拍在太乙真人嘴上,却是玉鼎真人及时出手,将太乙真人的嘴用仙力直接封了。

    玉鼎真人道:“……家师元始天尊。”

    侧旁黄龙真人机警地看向各处,生怕有西方教之人忍不住出手,从而掀起大战。

    李长寿当真是不敢再给太乙接话的机会了,这时只能故意卖个破绽,在自己身上挖个坑,将话题引回轮回塔之事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知道太乙真人本来就这样,李长寿当真会怀疑太乙是不是‘买’了。

    开,这破团就硬开。

    周遭西方教众弟子已是缓过神来,各自掏出法宝、备好仙力,已做好全力一战的准备。

    李长寿不慌不忙,继续朗声道:

    “师叔您刚说,要将弟子压在灵山?又说弟子不尊圣人?

    不知师叔……可有凭证?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有位靠近圣人脚边的老道出声怒斥:“你此时尚在与我家老师顶嘴,还敢说自己尊圣?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

    “这位道兄说话有些不讲道理了,我只是与师叔摆事实、讲道理,或许是西方教规矩大,弟子见到老师不敢说半个不是,要时时刻刻揣摩圣人老师之意。

    我们人教就自然随性了一些,我家老师第一次招我去太清观中,我与老师就相隔不过三尺而坐,老师与我讲道理、话家常,说一些上古趣闻,体验十分良好。

    各位可是说我不尊圣人?

    我在此立大道誓言,我对老师但凡有一丝丝不敬、一丝丝不尊,就遭紫霄神雷之刑!”

    正此时,空中闪耀一道雷光,浓郁的天道之力降临,照亮了李长寿躲在己方高手堆中的身影。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“尊圣人是放在心底,而非放在嘴上的。”

    地藏轻笑一声:“莫非水神眼中只有太清师伯是圣人?何不各立誓言?”

    坑挖好,果然就有人往里面跳。

    此时场中众仙犹自不觉,节奏已被李长寿带偏。

    李长寿故意再退一步:“地藏道兄此言未免有些诛心,敢问地藏道兄,你可敢立誓,你对我道门三位圣人老爷没有半点不尊?”

    地藏双眼微微眯起,坐在谛听背上缓缓向前,意气风发,目露神光,朗声道:

    “水神怕了,想必心中有古怪。

    如此,我家老师定你不尊圣人之罪,你又能如何狡辩?

    老师心中慈悲,不打你也不杀你,只是要将你镇压在灵山之下,千年于长生仙而言不过弹指,你左右退避,心中对我家老师不服、不顺、不尊。

    我该劝老师多镇你千年!”

    李长寿眉头紧皱,似乎已打空了子弹。

    一旁赵公明给了个要不要动手的眼神,李长寿嘴角微微一撇。

    要斗法,也必须是在确保己方占理、不吃亏,道门三位圣人老爷能顺理成章出手的前提下。

    李长寿轻笑了声,叹道:

    “我当地藏道兄在阵前必有高论,没想到也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地藏眉头轻皱,几名靠近准提圣人法相脚边的老道,目中各自流露出少许亮光。

    李长寿看了眼身旁的云霄仙子,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,就迎着地藏走出两步,走到了黄龙真人身前。

    “地藏道兄可还记得,你我对抗域外天魔时,把酒言欢、谈天说地,心中不胜欢喜。”

    地藏咬牙骂道:“水神你胡言乱语的功夫,当真让人钦佩不已!

    贫道何时跟你把酒言欢!?”

    “无妨无妨,我知道兄你面薄,”李长寿笑道,“我当日就说过,‘尊’这个字非一种解读之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何时说过?”

    “地藏道兄忘了?这不重要,我再说一遍就是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微微一笑,目光环视过此地众多圣人弟子,头顶玄黄塔现身,身前身后太极图闪烁光亮。

    就听他朗声喊话,语速渐渐加快:

    “万灵尊圣人,皆以圣人神通广大、道境极深,为天地间最强者,此尊来源于惧怕。

    你我圣人弟子、随侍,可也是因惧怕而尊圣人?

    不,这自然不同。

    我道门弟子尊圣人,尊的是圣人品性高雅、胸怀三界,尊的是圣人超脱物外、无拘无束,尊的是圣人道境高深、为生灵之顶点。

    道祖师祖定诸道起源,各位圣人老师传你我道行,其实也是在教你我,如何做个生灵。

    我对西方教两位师叔之尊,源于对两位师叔道境之尊,源于对两位师叔自身之尊,各位如何能说我不尊?

    我不过,是在个别方面,有一些不成熟的意见罢了。

章节目录

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恨如火情似毒只为原作者言归正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归正传并收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