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胆!”

    一老道怒斥:“李长庚你如此肆无忌惮,竟敢妄议我家老师品性如何!”

    李长寿扭头看去,竟有一份难以言喻的威严,至宝光芒更加耀眼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来,也大喝一声,怒斥道:

    “你才大胆!竟敢将圣人品性当做你伤人之矛、挡箭之盾!

    你眼里还有没有准提师叔?还有没有自家圣人?

    我家老师曾言,上古时西方教两位圣人立大宏愿,天道本无情,却被两位圣人的大宏愿所感动,降下大功德,让两位圣人成了圣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高洁、何等情操!

    可你们呢?!

    你们这些西方教圣人弟子,欺上瞒下、坏事做尽,肆无忌惮败坏两位师叔声名!

    看见个宝物就巧取豪夺,瞧见一个良才就说与你们有缘,还算妖族、私下蓄养上古业障大妖,为了宝材不择手段,偷袭龙族镇守的海眼,让四海生灵涂炭!”

    有老道骂道:“胡言乱语!水神你不要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“一切交于天道证明,”李长寿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,“若要说这些不是你们这些西方圣人弟子做的,请立大道誓言!

    若天道老爷说你们没做,我今日自跪下对你赔罪!”

    地藏冷笑道:“水神除却大道誓言,可是没了其他招数?”

    “贫道知晓,”赵公明抚须笑道,“这叫,一招鲜、吃遍天。

    地藏道友不服,大可想办法破解嘛。”

    “老哥你说错了,”李长寿笑道,“我可没什么招数,不过是对天道无比信任,对天道无比尊崇。

    天道至公无私,只为天地稳固。

    故,天道老爷说要欠着我一笔功德,我都是毫无迟疑。

    我信任天道。”

    道门几位仙人齐齐歪头,额头挂了个问号。

    孔宣纳闷道:“天道还能欠生灵功德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能说欠,”李长寿笑道,“延期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话语刚落,忽听头顶雷声阵阵,一只巴掌大小的灰云凝在李长寿头顶,砸下了一根头发丝粗细的紫霄神雷。

    太极图与玄黄塔都未阻拦,让这小闪电砸在李长寿额头,打的李长寿浑身哆嗦。

    血海之底再次沉寂了下去。

    与此前圣人登场,太乙‘就这’不同,已安静过两次,但这次……

    近乎所有西方教高手的目光,都带着浓浓的不解与震惊。

    刚刚那个带着玩笑性质的小雷雷……

    天道,在给水神站台?

    天道欠水神功德,水神当众将这事说出来,也不过是被紫霄神雷抚摸了一下!

    这真的是准圣人都怕的灭世之雷?

    李长寿此时倒是心神大定,整理着自己话语中的逻辑,再次高呼:

    “准提师叔,您看看呐!

    而今这些西方教的蛀虫,又在此地蒙骗两位师叔,说重立轮回是为了天下苍生,实际只为了巩固各自的香火神国!

    他们是为了西方教吗?

    不,他们只是仗着您的荫庇,吸凡人之血、禁锢凡人魂魄,借此修行、渡劫不灭,成就一方大能!

    再有,上次灵山有奸人暗算我道门,挑拨我道门三教之关系,师叔您亲口下令,灵山封山千年,而今呢?!

    灵山就空了?

    他们这些西方弟子,才是真正的不尊圣人,这才是真正拖累西方之人!

    准提师叔!”

    李长寿神情激愤,喊道:“小神真的瞧不过去了!

    小神今日斗胆,请您作壁上观,我与我们道门几位师兄师姐,替您教训他们一次!”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这并非笑声,而是侧旁有名圣人弟子眼前一黑,张口喷血。

    准提的圣人法相增加了威压,此刻自然是不惊不怒,淡然道:

    “你,可说够了?”

    显然,此时准提已是要谈条件,对道门做一些让步了。

    李长寿接下来要争取的,就是让西方教自己放弃第二轮回。

    今日其实不必大打出手,一切都等紫霄宫定封神之事,将西方直接打落为道门之敌,提前动手只会让大劫失控。

    最理想的状况,就是西方教这批圣人弟子都去化作劫灰,而天庭所需正神,由道门非顶尖一批的一流高手们填充,天庭择优录取,按章程办事。

    当下,李长寿就要向前,做道揖接话……

    此时太乙真人的嘴还被封着,除却金灵圣母这暴脾气有些不满,其他各位大手子看自己的目光,都带着满满的赞赏。

    不打架就能办成事,这才是真的稳。

    一路莽过去,那不就是名字都没留下的前浪了?

    李长寿站定,一股气息自丹田到了嗓尖,立刻就要抬手作揖……

    “别介,长庚你继续骂!

    那个破塔,本师叔稍后帮你劈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这清润轻松的嗓音!

    这淡定从容的话语!

    截教四位高手精神一震,齐齐转身,看向了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百丈‘半空’处的,那青年道者。

    瞧这青年:

    剑眉星目、鼻梁高挺,青蓝长衣、发带轻摇,目中藏着点点星辰,身周环绕着轻淡道韵,仿佛他一直在那,只是并未出声。

    他非站非坐,而是斜躺在云上,左脚微微抬起,左手搭在一把连鞘的宝剑上。

    而此时,准提的圣人法相脸色直接垮了,自身威严似被干扰,此时完全无法凝聚……

    多宝道人、赵公明、金灵圣母、云霄仙子面露肃容,齐齐做道揖、欠身行礼,口称:

    “拜见师尊!”

    李长寿与其他几位道门弟子也是齐齐做道揖,口称:“拜见师叔!”

    “嗯嗯讷讷!”

    ——某二真人被封的嘴。

    孔宣也浅浅做了个道揖,目中依然带着几分跃跃欲试,却也道:“拜见通天教主。”

    那群西方教圣人弟子也连忙做道揖,口称拜见通天师伯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哼道:

    “这师伯也是你们喊的?我道门什么时候收你们这些沆瀣之辈了?

    长庚?”

    李长寿忙道:“弟子在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骂,别停,听的正带劲,跟他们谈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笑道:“今日你但凡能骂他们三个时辰,我就许了你跟云霄这门亲事,如何?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云霄眉头轻皱,抿了抿薄唇,柔声道:

    “师尊,您如何能这般言语?

    您常教弟子,行事当光明磊落,不以神通压人,不以强权压弱,天地生灵需自上进,方可截取那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为何师尊今日,不问弟子半句,就做主了弟子的道侣之事?

    此事,我与他不可自行做主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端坐了起来,温声笑道:“云霄说的是,是为师是看的兴起,有些道心激荡。

    若长庚骂他们骂的痛快,为师给他一样宝物,这样如何?”

    云霄欠身行礼:“弟子冲撞师尊,愿领师尊责罚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暗自瞪了眼李长寿,后者连忙站了出来,轻咳一声,心底飞速思索如何调整对策。

    来大腿了,攻守异位。

    这时想的是如何将西方教打痛?

    不,这时候想的,应该是在保证道门利益最大化的前提下,自己减少仇恨值,且努力少沾因果。

    还是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看了眼谛听背上的地藏,后者此时眉头紧皱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算了,只抓着一个脏,容易起到反效果,分散点注意力,对地藏的师兄弟们也‘雨露均沾’一下。

    “今日,咱们就好好论一论这……香火神国!”

章节目录

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恨如火情似毒只为原作者言归正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归正传并收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