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好距离医院比较近,谷云将和警察交涉的事情交给了大魏,自己和张幼仪一起被医生带进了医院包扎伤口。

    具体也没有什么大的伤势,但是几人在顶楼边也出现了大片的擦伤。

    谷云还好,上一次药就好了,可是张幼仪却没有她没那么的幸运。

    早上发烧还没有完全退烧,中午又和牛博海发生了争斗,晚上又跳楼什么的,身体先撑不住,精神也不是很好,刚从谷云怀里离开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谷云刚开始还很担心,以为有什么大的毛病,后来仔细一问医生,原来是太累了所以就先昏过去了,知道没有什么大毛病之后,这才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那一整个晚上,谷云和大魏都没有离开张幼仪的病床前。

    大魏和警察交涉之后,亲自将警察送出了医院,这才回去和谷云报备。

    “说是路上遇到了一场车祸,这才耽误了,”将自己知道的完整叙述给谷云。

    谷云点点头,一边揉着眉心,一边说道,“算了,总之没有出什么事情就行。”

    大魏:“嗯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张幼仪到了中午才醒来,她刚一睁开眼睛便在房间里寻找着谷云的身影,结果,没有找到谷云,却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房间里的代柔和徐晓洁。

    “代柔,晓洁,”张幼仪轻轻叫着两个人的名字,又急切的想要从床上坐起来,“谷经理呢?”

    “哎哟,你这才醒来,就不要乱动了好不好,”代柔听到声音,又看到静不下来的张幼仪,立刻上去将其强行按在了病床上。

    徐晓洁站在另一边,此刻正眼眶红红的看着床上的张幼仪,“你昨天晚上的事情谷经理都跟我们两说了,”徐晓洁说着说着,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拍了一下张幼仪身上的棉被,赌气道:“吓死我们了知道吗?你怎么敢,怎么敢生出那种想法!”

    张幼仪愣了好一会儿,之后又干干的一笑,将代柔刚刚用小被子盖住的手拿出来,她神色冷静,心平气和的拉着代柔和徐晓洁的手,轻轻晃了晃,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所以以后再也不会那个样子了,”顿了顿,又继续道,“其实但是我头脚悬空的时候我也后悔了,哪里还敢再继续寻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阿闭嘴!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!”

    代柔和徐晓洁已然猜出来张幼仪之后是要说什么,两人不约而同的一齐阻止了她尚未说出口的话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”张幼仪心里温暖,面上甜甜的一笑,“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能放心才怪了!”代柔责怪她,“昨天就是对你太放心了才会惹出那桩事情来,我决定了,以后一定寸步不离的看着你才行。”

    说罢,又给自己找了个凳子坐在了张幼仪的床边。

    张幼仪笑,正要搭话的时候,另一边的徐晓洁也跟着表示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负责在宿舍看好幼仪,我两按部就班的工作,绝对把她照顾的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代柔应道。

    三人对视一笑,之前的傻事情就算是过去了,下午的时候,谷云带着水果篮子果然看望张幼仪。

    看到已然生龙活虎的张幼仪,她心里的不安也彻底放下了。

    几个人在病房里闲聊了几句,谷云侧着闹到看了一眼隔壁的两个空床,问了一下张幼仪,张幼仪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出院了,怎么?你认识的人?”

    谷云轻笑,“怎么可能认识,只是刚一进来没看到,有些好奇罢了,”说完,又将叽叽喳喳停不下来的代柔和徐晓洁支了出去。

    直到那两人离开,病房里这才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谷云一边拆开水果篮子外的塑料包装,一边笑着对张幼仪说话。

    “忽然打电话给我,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?”

    谷云没有过来之前,张幼仪让代柔给谷云打了个电话过去,说是有事要找谷云。

    这不,谷云睡醒就跑过来了,她虽然不太清楚为什么这么急忙找自己,这道谢也道过了,除了……,大概也没有其他的可能了吧。

    谷云这么想着,果然,张幼仪一脸严肃看着她想要请求她帮助的正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坐在张幼仪的床边,谷云眼神灼灼的看着靠在床头的张幼仪,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张幼仪点头,“我想了一天,也想清楚了,之前的确是我太傻,大概算是经历过死亡吧,我现在突然看开了,我要那么做!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想帮助你,只是……,”谷云没有想到张幼仪竟然决绝到这个地步,“但你要知道这件事情也不好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找你,”张幼仪笑的分外开朗,“就因为以我的能力绝对做不到

章节目录

极品萌宝:霸道爹地护妻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恨如火情似毒只为原作者东海鲲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海鲲姐并收藏极品萌宝:霸道爹地护妻狂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