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星染心下苦笑,都道是好人难当,果不其然,搬了石头砸自己脚。jgxsw.comhttps://

    昨夜他为救上官婉儿,下意识短暂的使出了风雷两诀,没料到这个女子竟在那种自身难保的情况下也能捕捉到蛛丝马迹,心思深沉的可怕。

    可不过是风雷两诀,她怎敢断言他身兼四种灵根?他灵力气息极为复杂,若非修为在他之上的人,又怎能在短短瞬间察觉出他的灵根。

    而在墨星染看来,上官婉儿的修为还不抵他身边的侍从竹子,当时也没有别人在场,那么只有一种可能——上官婉儿在诈他。

    “在下惭愧,不过是些雕虫小技,何来非凡一说。”墨星染坦然道:“在下天生愚钝,苦修几十年也未曾突破‘虚’境,可行走江湖险阻颇多,这才不得不学些杂耍把戏傍身,倒让婉儿姑娘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擎天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,又将墨星染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了一番,此人相貌平淡无奇,灵力气息混杂不堪,而修为精深的修士周身的灵气纯净至极,与之相处灵台清明如沐春风,可眼前这人...却让人心中无端生出压抑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心中暗斥上官婉儿眼拙,身兼四种灵根的修士莫说是烟云城,就是放眼整个凡清界也未必能找到半个!

    末了,他的眸光扫到了墨星染身后一头红发的男子身上,呼吸顿时一滞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上官擎天面无波澜的看着几人,笑笑道:“儿女情长倒是小事,眼下让两位饿着肚子听我叨念,倒是显得我城主府待客不周了,这样吧,今日我特命宴客厅为两位摆了大宴,我们不如前去宴客厅边吃边聊。”

    墨星染从善如流的应了声好,两人一猫随着上官擎天快步朝宴客厅走去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爹爹!墨哥哥!你们去哪了,婉儿等你们半天了。”

    宴客厅内,数十号人面无表情的坐在长桌旁,上官婉儿一袭淡雅的衣裙,将她娇俏的小脸衬的更是粉雕玉琢,活脱脱一个天真烂漫的少女。

    此时她从座上起身,快步来到上官擎天近前,施了个礼:“婉儿见过爹爹。”随即绕过上官擎天热情的拉住了墨星染的胳膊:“墨哥哥快入座吧,等了这么半天,饭菜都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婉儿,休要无礼。”上官擎天轻斥一声。

    “爹爹未免管的太宽。”上官婉儿将墨星染的胳膊搂的更紧,小脸上神情娇纵。

    墨星染愣了愣,思索了片刻,上官婉儿既然是城主养女为何却敢如此倨傲?

    思虑之际,上官婉儿贴的很近,近到墨星染怀里的猫儿都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幽香。

    墨星染猛然吃痛,他感觉到了手臂上一股熟悉的刺痛,与此同时,两道利刃般的目光直戳向他,一道来自身后的红发美男,另一道来自怀里的猫儿...

    猫儿愤愤的眯着眸子,怎的一夜之间这两人的关系已经亲密到手挽手兄妹相称的地步了?

    她窝在墨星染怀里,鬼使神差的伸出了尖利的小爪,猛地一划‘呲啦’一声——上官婉儿漂亮的裙子上裂开了一道巴掌长的口子。

    墨星染:“......”

    醋坛子又翻了。

    “婉儿姑娘,实在不好意思,我家猫儿怕生,许是因为你离我太近了些,她该是无心之举,抱歉...”墨星染尴尬的陪笑。

    几道目光瞬时聚集到墨星染怀里通体乌黑的猫儿身上,就见那只猫儿惬意的舔着爪子上的毛,眸子里似乎有种说不出愉悦。

    众人:“......”

    这猫当真是无心之举吗?

    “不妨事。”上官婉儿摆了摆手:“我先去换件衣裳,墨哥哥,你先入座吧。”

    她走时,眼神幽幽的望了猫儿一眼,看的猫儿浑身一颤,毛都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大宴上,气氛莫名有些压抑,上官擎天居于主座,举着手中的酒盏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数十人围坐在长桌旁,面对一桌的美食佳肴皆是面如土色宛如等死的囚徒。

    厅内静的针落有声,唯独几声不合时宜的‘咕噜’声自墨星染附近传出———一猫一鱼已经馋的口水横流,肚子里犹如打雷。

    猫儿愤愤咬牙,这究竟是宴请还是受刑,美食当前却不能食!这简直是这世间最残忍的事!

    “想必大家也知道,我近日并不在府中。”

    此时,上官擎天突然开口说话,墨星染细心的观察到,在座除他三人以外的数十人皆是浑身一凛,就仿佛是听到了自己死期将至,气氛莫名紧张。

    这些人不是普通人,都是修为尚佳的修士,从他们周身的气息就可看出。

章节目录

魂牵血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恨如火情似毒只为原作者淼渃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淼渃澜并收藏魂牵血引最新章节